夏祁

这er夏祁(名字瞎打)
算是个写手?
喜欢阿松和第五人格
松中比较偏向速度
次喜欢色速末
超没用的一个笨蛋
希望做一个高产的厨子
大概只会写文,不会画画
想开车却没这个胆
挖了坑就填
近期游戏:第五人格,王者荣耀

极光之旅(中)


所有求生者到达湖景村后,已经是下午了。

果然名不虚传,湖景村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没走几步就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一艘小船(虽然是破的)。各种植物拔地而起,还有几座没人居住的小木屋藏在深处(虽然是破的)。

求生者们狠狠的吸了一口纯净的空气。

“到了晚上才有极光,大家先准备一下晚饭吧!”玛尔塔提议道。

“说到湖景村,应该有很多鱼吧?我和皮尔森先生去钓鱼。”

“什么!?我可没说要和你一起去钓鱼……况且我也不会,等等,瑟维你tm别拽我,我自己会走!!”

艾玛望着渐渐走远的两人,转身对医生说“艾米丽,我觉得这附近应该有可以食用的植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嗯,身为园丁的艾玛真的很靠谱啊~那就麻烦啦。”

“哪有啊……”

“我和萨贝达他们打算去找些柴火什么的,好生火不是吗?”威廉这么说着,加入了“重工”活儿中。

“我来布置一下餐桌好了,毕竟难得的出来,需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啊”特蕾西难得的出来显得非常高兴,兴致勃勃的开始找事情做。

“我也来帮忙”

“唉!?海伦娜姐姐你不要勉强自己!歇着就好……”

“我的话,就和莱利先生一起去探探路好了,万一有什么问题,我是说突然出现了监管者,也方便大家做好准备。”
玛尔塔说着紧随着律师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

毕竟不能掉以轻心,残酷的游戏生活早已让大家不知不觉的养成了警惕的习惯。就算是分开行动,大家也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任何人,当然不包括冒险家,会愿意走远,偏离部队,成为落单的那只羊羔。

就这样,众求生者们各自找到了各自的工作,来看看监管者们在干什么吧?

“裘克……我说过,就算咱们这是出来休息,你也不必这么兴奋!”厂长望着举着火箭四处乱窜的裘克默默的说。

“厂长你不用管他,他是没有事儿干活不了……”

“班恩!?你总算来了,钩子修好了吗?”

“当然,等等瓦尔莱塔你这是在干什么?”

“缝个桌布,待会儿红蝶小姐说要给我们尝尝她家乡的特产。”

一旁的杰克默默的说“瓦尔莱塔小姐你还随身带着针线啊……”

“咕噜”

一阵水声传进了厂长的耳朵。

“谁!?”

此时此刻————

“怎么又跑了,真是见了鬼了。”

常年在城市里生活的皮尔森因为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突然让他钓鱼也是没辙了,虽然说在以前是在城市郊外的小河边钓上过几只小虾吧,不过为了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充饥,自己当然是选择饿肚子的。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这湖里的鱼这么机灵!?

“这都错过几次了……”

“大概三次。”

“唉,克利切想回去。”

突然,背后传来一股暖意。

“瑟维你干什么!突然靠这么近!”

魔术师却依旧从后面抱着慈善家不放手,不对,他将手放到了皮尔森拿着钓竿的手上。

看着满是伤疤的手,魔术师不禁有些心疼。或许这不是疤,这早已成为了这个男人身上的一部分……

“别动,我教你怎么钓。”

“切,假心假意的上等人……”虽是这么说,但皮尔森还是老老实实的任魔术师摆布。

回过头来——

“啊,原来是黄衣之主,真是多想了,还以为求生者们也来了。”

“呼噜——(水声)”

杰克“大船上的那个是美智子小姐吧?”

远处的船,是湖景村最大的一艘船。它就停在最边界处,之后的场地只有一望无际是蓝绿色大海。

红蝶站在船头,慢慢的呼吸着家乡的空气。

“真的很久没回来了……”

这个时候,水里开始冒泡,从水面上浮上了一只……靓仔……

“裘克!!!!”

“厂长,冷静!!”

求生者阵营——

医生被远处的声音吓了一跳 。

“刚刚,好像有人在喊小丑的名字啊?”

“艾米丽~这里!”

“来了!”

附近的“重工”队也听见了动静。

拿着一堆用来生火的细木条的幸运儿先打了个哆嗦。

“不会那么倒霉吧?”

“监管者们一般都在老巢呆着,就算有,我们人多,他们是不可能全员出动的。”

“萨贝达说的对,继续干活吧。”

“嗯,等等,好像有什么东西把我勾着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众人:“幸运儿!!”

回到求生者们听到声音之前——

班恩:“这次的钩子增大了威力,可以勾的更远。”

瓦尔莱塔:“那班恩演示一下吧!”

(班恩放出钩子)

(好像勾到了什么东西)

(使劲儿拉)

“这……”

“鹿……鹿头!!”

(恭喜班恩勾到求生者!!)

于是,两个频道合二为一了。

幸运儿被放在了小丑设置的狂欢之椅上。

下把被轻松抬起,与鹿头深邃的眼睛四目相对。

“之前溜我溜的挺爽啊?害的我还去换了个钩子,你打算怎么办?”

“呜呜呜呜呜呜呜”

“其他求生者应该还在附近,我们分别去看看,班恩你留下守着。”

“这下完了……”

藏在草丛里的威廉和奈布看向远处挣扎的幸运儿,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直是恶梦。

监管者们真的都出来了,全员!

“威廉,你想办法去撞鹿头,我再去救幸运儿,接着你趁机掩护他,我再把鹿头往远的地方溜,尽量不牵扯到其他人。”

“嗯!”



“都说了不要哭了……真是烦死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真是没办法,大不了钩子的事我不计较了,呃——”

身上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一看求生者阵营里的前锋突然出现在了眼前。

“可恶”

反应过来,幸运儿已经被救走了。

“鹿头!过来啊!”远处,一个佣兵对自己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真欺负我是吃草的是吗!!”

一只细长的胳膊挡住了鹿头。

“你快去追那个半血的幸运儿吧!这小子留给我来对付。”

杰克这么说着,追着佣兵消失在了因自己而产生的雾气当中。

“小奈布,想不想我啊——”

“想个鬼啦!怎么是你啊!那个笨重的鹿头哪儿去了!”

“别这么粗鲁啊,抓求生者们的现在可不只我一个哦~”

“我粗不粗鲁,跟你有屁点儿关系!先追到我再——呃!”

身子被温柔的抱起,奈布看见的是杰克那张带着面具的脸,下一秒,面具被男人慢慢的移开,半张英俊的脸露了出来。

“尼玛这货的雾刃什么时候怎么厉害了。”奈布在心里吐槽道。

(未完待续)

PS:由于期末没考好,作者的手机将会遇到被没收的危机,若作者没回来,请默认我已从良




极光之旅(上)

◆第五人格同人短文

◆ooc很严重,很沙雕

◆组合略多,慎入,主全员向,友情向

◆可以的话,go?

◆◆◆

“新出的地图吗?”众求生者盯着首页面的通告发出了感叹。

“湖景村唉!感觉特别大啊!”艾玛抱着自己的工具箱激动的说到。

慈善家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对艾玛发出了邀请“据说那里还有极光呢……不,不如……一起去吧,园……园丁……小姐?”

“啊!太好啦——一起去吧!艾米丽!”艾玛挽住医生的胳膊说到。

艾米丽自然是顺着园丁温柔的应了声“嗯”

而在一边看着两人腻歪的克利切失望的撅起了最“明明克利切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只何时,魔术师凑了过来,用魔术棒拍了拍慈善家的帽子“极光的话,一起去看会比较热闹吧?对吧,库特?”

冒险家闻言放下了手里的“自欺欺人书”点了点头。反正自己也有这个计划啦 ,只要能冒险,和多少人去都没关系。

“啊?怎么库特你也……”克利切望了望一脸得逞的魔术师,选择了自生闷气“真是的……明明克利切更想和伍资小姐两人去……”

“海伦娜……”站在一边的特蕾西偷偷的望向了盲女。

无论什么时候,海伦娜总是挺直了她的背,拄着盲杖站在那里。她从不会因为自己是残疾人而感到自卑,这使特蕾西感到安心,对于她来说,海伦娜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 ,总是那么的成熟稳重。

但是……看到这么多人都在讨论着要去湖景村看看的事情,现在她想去邀请海伦娜去也是不可能的吧?毕竟人家可看不见啊,现在自己去邀请,岂不是在欺负人家么?

特蕾西想了想,抱紧了自己操控小傀儡的遥控器“没关系,我留下来陪着海伦娜就好。”

“哒……哒”随着有节奏的敲击慢慢靠近,海伦娜也渐渐来到了特蕾西的身边“要一起去吗,小特?”海伦娜的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但在靠近特蕾西的那一刻却又轻轻低下了头。如果海伦娜将她的眼睁开,相信特蕾西看见的将会是一双与她四目相对的海蓝色眼睛。

“不要紧的吗?我是说……你的……”特蕾西有些吃惊的想说出什么,却被海伦娜打断“不要紧的,据说湖景村的空气很好,老是待在这里我也吃不消,至于极光…我想我可以用心去感受哦。”

“而且,监管者决对不会打扰我们!”一回头,空军挥了挥手中的信号枪。“如果他们要是来了,就等着吃枪子儿吧!”

“玛尔塔小姐真是可靠呢~”

“哈哈,彼此彼此吧,萨贝尔先生。”

凑过来的是一脸神清气爽的幸运儿“大家一起去,一定很热闹吧?”

“真期待呐……”在角落里的祭司微笑着。


但是,求生者们永远都不知道他们的监管者们在干嘛……

“啊……又是新地图啊?”

“裘克,你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就是感叹,反正那么多的地图只不过是给那帮傻子求生者增添一下所谓绅士口中的“情调”罢了。”

“所谓的绅士可是不会跟只会拿着火箭撞墙的人顶撞的,呵呵呵……”

“杰克,信不信我分分钟撕裂你所谓的绅士面具?”

一抹红色的出现打断了杰克和裘克的对话“比起这个,湖景村也是我的故乡,我也很想回去看看呢~”

“咳咳……”裘克这才想起湖景村是红蝶的故乡啊,刚刚只是闲的没事干想怼杰克罢了。

“据说,去湖景村还有几率可以看见极光哦。”

“嘛……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去看看嘛,老是追求生者追的我最近腿疼的要死。”

“哟,瓦尔莱塔?班恩呢?你俩不是一起去买东西了吗?”厂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哦?厂长你什么时候来的?”

“亏你还有时间在这闲逛啊裘克,我在瓦尔莱塔说自己腿疼的时候来的。还有,今天是你值班吧?再不去小心我罚你今天去给黄衣之主清理他的触手!”

“得了吧,我这就去,关于湖景村,你们什么时候去叫我一声。还有,瓦尔莱塔是不会觉得脚疼的,你们应该了解她的构造!”

“好啊!你这家伙……”

“算了算了厂长,裘克他只是开个玩笑嘛。”

“不对,刚刚还说到班恩,他人呢?”

红蝶说:“据说是上会遇见个幸运儿,结果勾了人家半天没勾着,老把钩子勾墙上,严重损坏,于是……”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赶在去湖景村之前把他的钩子修好啊……啊,杰克有什么想法啊?”

“嗯……”

“杰克先生?”

“啊,没什么,如果可以陪美智子女士,我乐意至极。”

“这样啊……那感激不尽。”红蝶嘴角含笑,想起了之前看见杰克在小睡时的样子……当时嘴巴里嘟囔的名字,好像是求生者阵营里的奈布.萨贝达吧?

“那么,就趁着去湖景村好好放松一下吧!”

(未完待续)

我考完啦!!!

嗷嗷嗷!!!

我要写文!!!

我要开车!!!

我要写各种play!!!

扫黄大队“每次扫黄都TM有你!给我去VIP反省室呆着去!”

【与三个妹妹生活的日常 .09 】

◆最近第五人格和松一起更,总感觉有些精神分裂啊。

◆闹也闹的差不多了,该走向主线剧情了,主线剧情完后应该就是开(哔————)了

◆咳咳,不过如果有人不想出车祸,就只想看沙雕文,还是可以来个正常结局的。(屁)

◆◆◆

好重……不对,比起重更重要的是很痒!!

微微睁开眼睛,眼前看见的却是一条黑色的“丝带”??

这什么玩意儿?妖怪么?这不仅是脸上,脖子上也有几条。不过,如果真的是妖怪那空松估计也活不到今天早上。

小心的支起身子,空松将脸上绑的跟绷带似的头发一一顺了下去。然后望向了头发的主人——一松。

毕竟是家里蹲嘛,一松也是习惯那种比较悠闲的生活了。所以,此时此刻难免还是可以看见他微微掀起的睡衣下有些小赘肉的。再加上平日里舒适的环境,他们六兄弟的皮肤都很好,这反而显得一松现在的小肚子又软又白。

像鬼使神差一般,空松忍不住用手戳了戳一松的小肚子。
随后他发出的感叹是“就像刚做好的布丁一样!”

给人带来的触觉实在是很棒!于是空松望向了四周——轻松、椴松十四松都已经起床了,现在身边只剩下一个睡姿如同猪一般的小松……

等等!这神一般的发展是怎么回事?一个大男人和两个少女独处一室会让人怎么想?很显然,左拥右……啊不对,是桃花泛滥啊!处男福利!赤裸裸的处男福利!!

“不对!这可是你的不拉砸们啊!你想什么呢真是……”空松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然后空松再次看向了旁边的少女,真的是让人很心动的睡颜,毫无防备的样子,有一种想让人犯罪……啊不对,是溺爱的感觉!

“肌肉冲击!!!!”随着门破裂的声音,一抹黄猛的进入了空松的视线。反应过来时,空松已经陷在自家墙壁里出不来了 。

“没事吧,空松哥哥?”十四松歪了歪脑袋问候道“轻松哥哥让我来叫你起床,说是在不快点相亲会就迟到了。”

空松勉强从墙里掉了出来,压抑住自己想要吐血的冲动,抬头对着十四松安慰道“没事的,不拉砸,多亏你充满爱的叫床方式,让我感觉精神满满……”

“还没起来吗?”

“快要迟到了哦~”

已经准备的差不多的轻松和椴松出现在了被十四松撞坏的门旁边。

“啊~十四松哥哥真是的,都说了要小心点了吧?”椴松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手机塞到裤袋里,开始十四松整理因破门而入导致弄乱的头发 。

“喂!还没起来吗,你们俩个!?”轻松看着在床上睡的正香的一松和死猪一样的小松,顿时感到了无奈“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啊!!!”

“啊——”被轻松的狮吼功猛的吵醒的小松打了个寒噤,挣扎着翻了个身“不要!我还要再睡会儿!小钢珠在等着我!!”

而这换来的则是轻松的一声“哈!?”

后颈被拎了起来,小松被轻松拎猫似的半拎了起来,随后就是感到了自己的屁股在和地板摩擦————“给我养成良好的习惯!去刷牙!”

小松开始原地扑鲁,奈何变成女孩的他根本就不是轻松的对手,只能任凭轻松把他往下拖。

到达楼梯口时,轻松特地回头和其他人祝福了几句“就算是还有些时间也不能太慢了哦!空松哥哥你快点,我先把这个麻烦的长男收拾了。啊,还有一松就拜托你们了,我可不能一下拖两个人去洗漱!”

椴松直接代替所有的人回答“安啦~轻松哥哥你也要快点哦!”

“嗯!”轻松朝椴松露出了放心的目光。换来的是小松的声音“那个轻松啊……都到楼梯口了,我能自己下去了吗?”

“嗯……”难得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是蛮可贵的。于是轻松直接放开了小松,却没注意小松的一个诡异的微笑。

“啪!”随着地上的人腾空而起,一头“飘逸”的短发径直蹭过了轻松的胸口,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头上的一股微麻。

“小松哥哥……你都多大了!还玩这种把戏!!”

跳到楼梯转角的小松,此时此刻顶着个鸡窝头,朝着轻松欠揍的吐了吐舌头。

“喂!给我站住!!”

望了望像神经病一样的两个哥哥,十四松眯起了他那双眼睛“震撼人心!”

“嗯?十四松哥哥在说什么呢?嗨~辫子编好了哦,下次不要再弄乱了。”椴松松开了手,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地上躺着的人动了动,终于还是坐了起来。那双紫色的眼瞳显得雾气迷离,抓了抓自己嫌碍事却不想剪掉的及腰长发,一松开口说了一句“吵死了……”

就这样,松野家算是全员起床了。

不过,这只是开始而已。

“我们出去了。”

“路上小心~”

去参加相亲会的三人终于出去了。

松野家剩下的这几位会干什么呢?

“呀,要不去打小钢珠吧!”

“啊,我想该去喂猫了……”

“我去打棒球!!”

…………

小松:“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心安理得的去相亲啊!!!!!!”

一松:“去死吧!!!现充!!!”

十四松:“哦!!!!!!!!!”

“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那……小松哥哥你有什么计划?”

“暂时没有”

…………

小松焦急的抓了抓脑袋“总之——先去那个地方看看吧!”

此时的相亲三人组

“虽然平时是去过很多高级的交流区,但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这么豪华……”

威严挺立的大厅,被装饰的金碧辉煌,按照地址初次来到这个地方的三人,不禁发出了赞叹。

但是……说好的女孩们呢?

“下午好,先生们——”一个带着面具的人走上了舞台,紫色的西服紧贴着男人的身躯,皮鞋被灯光照的闪闪发亮。

男人鞠了个躬“容我想想,各位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天命。”

说到这里,男人特地借助面具细小的眼缝打量着在场的人们,顿了顿,继续道“现在,请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地方的规则,每个先生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我们会派许多可爱的小姐们与你们会面聊天,不用担心时间,不用担心其他人,你终会在这里找到属于你的那位爱丽丝。”

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

“各位先生,请入场吧!”

悬挂在屋顶的彩球突然打开,里面纷纷扬扬的落下来许多白色的纸条。

“请根据纸条,寻找命运的房间吧!”

椴松拿着纸条对两个哥哥说“那么,接下来能不能在这里找到女朋友就靠你们自己了哦~”

“哼,放心吧椴松,我会用我的魅力让那位lady……”

“那,我就先走了哦,祝好运”

“唉……”

“嗯,一会见”

“加油”

望着台下陆陆续续前往房间的男人们,台上的西装男不禁在面具下偷偷的裂开了嘴角,发出了“xie,xie,xie”的笑声。

“那个,小松哥哥,现在该怎么办?”

目睹了这场跟派对没什么两样的相亲会,一松不禁感到的只有两个字——无聊!!

“想找到他们,只能一个一个的翻房间了吧?”

“我想也是啊……唉?十四松呢?”

“这里!!”十四松像猴子一样倒挂着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轻松哥哥在13号房间,空松哥哥在42号放间,小椴在56号房间。”

“他们几个的房间都隔的那么远么?!不过帮大忙了啊十四松!”小松思考了一会儿,自打三人变成女孩后,似乎更灵活了呢,是错觉么?嗯,应该是的,毕竟十四松本来就蛮灵活的不是吗?

“呐呐,你觉得那几个男的怎么样?”

从角落的一个房间里传出了女人娇媚的声音。

“唉~一般般吧,你们待会儿要去哪个人的房间啊?”

“啊,我记得我们三个好像要去和三个长得差不多的人聊天呢?”

“唉~那三个哪个都很没意思的样子呢。”

“就是,啊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房间应该就是女人们的休息室了吧?

小松,一松,十四松蹑手蹑脚的朝门缝里望去,只见里面全都是肥胖恶心的矮个子女人!!就好像是……空松之前带回来的食人花!!

“这……”吓的三人马上离开了门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

接下来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更新了,因为要期末考试了。

各位,我能恳请你们等我回来吗?

暑假的话我就可以自由的写文了




对不起各位!
我的贺图迟到了(T_T)
这是第一次给松庆祝生日,但那天我手机被没收了,所以今天才这么晚发。
其实来到lof也多亏了松们,不然我不会遇见大家,我爱着这六个人渣。
这里还要感谢被我拉入坑的一位松友(我老婆)暂时叫她白芝士就行。
咳咳,说真的,其实主画是她,我……我在旁边加了个油,给她买了买点心(羞愧)

之后我们还会一直在这里给他们过生日!
最后,献上我们两个人晚来的最高的祝福“生日快乐!!!”

大家520快乐!!

话说,520过后,很快就到松们的生日了吧?我和我老婆正在准备贺图(先给大家透个长男)

嘛……估计没人知道我是有老婆的哈哈哈

其实我一直想吐槽,不应该过521吗?(滚)

期待松们5月24日的生日(应该没记错吧?)

(最后感叹一下lof的黑白滤镜……真喵好用)

第一次指绘

注意保护眼睛

#禁止转出lof

#谢谢配合

【与三个妹妹生活的日常.08】


◆作者疯了,所以这次的文就不更了……开玩笑的。

◆本次搞事组————■■■■(猜猜呗)

◆本次受害组————■■■■(再猜猜呗?)

◆算了我再拖就别想活了(´-ι_-`)

#女子组:小松、十四松、一松

#正常组:轻松、空松、椴松

#ooc严重求轻喷

◆◆◆

“这……这是!?”椴松手微微颤抖,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嘴角开始微微上扬。

之前期待的相亲会!这次总算可以去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相亲会,据说这次可是一场大规模活动,去了之后可是百分百可以脱单!各种类型的妹子到处都是,只要把握好……没错!他一定可以成为松野六胞胎中第一个现充!!

“啊!是椴松啊——”随着拉门的声音响起,椴松如同被惊醒的睡鼠一般,猛的向角落窜去。

“你在干什么?不拉砸?”

轻松和空松一前一后的进入了房间。但看见的是在角落里缩的像个球一样椴松。

椴松转过头,笑着说道“咳咳,就是在和星巴克的一些人聊天。”然后,趁没人注意把手机屏幕关掉,偷偷的放到了背后。

轻松听到后感觉有些无奈,这个末子一定又在和星巴克的那些小女生聊天吧?真是的,最先找到工作不说,和女孩子搭话也是手到擒来。真是让他不禁怀疑这小子的本质真的是个neet?

空松撩起了他那顺滑的刘海“哼,不拉砸,哥哥我可是很支持你的。所以,不用向我们隐瞒什么。”

椴松笑了笑,习以为常的先矫正了一下自己被空松痛出十八条街的肋骨,礼貌的回应道“真的只是在和同事们聊天啦~没什么的话,其实我还有事……”

总而言之,先远离了这两个危险的家伙。

等等!手机……不见了!?

“唉~相亲啊,小椴,这次又是哪个同事介绍的啊?”

“小松哥哥!!什么时候!?”

不知什么时候,小松站在了椴松的身后,举着他的手机用很轻佻的话说“竟然偷跑,真狡猾唉。”

“哈!?”轻松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顿时感到很不爽“说什么和同事聊天,其实根本就是想一个人去参加吧?”

就连空松也跟着一起掺和“哦,你真是让我失望啊,不拉砸。”

“我我我……”椴松气的先从小松手中把手机抢了回来,小松倒也无所谓,毕竟已经知道了手机里的内容,所以还给他也可以。

“不过!就算是哥哥们知道了又怎么样?”椴松笑道“就算我现在还可以申请名额,但如果我不同意,你们也得不到!”

小松无奈的搓了搓鼻,笑了。那一笑给椴松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十四松!!!”

随着天花板破裂的声音一抹黄色的影子从天而降,重重的压在了椴松身上————

“很好十四松!把他压好!我去找拷问道具——”小松开心的蹦哒了一下,短短的刘海儿随着在空中跳跃。

“不用了”角落里,抱着腿的一松慢慢起身,掏出了一根逗猫草。然后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用这个就足够了。”

然后,松野家开始不断的传来椴松的求饶声。

“够了!我答应行了吧!”

“耶!!!”

“不过啊!这次主要是给男嘉宾的相亲会,小松哥哥你们是女的,所以怎么去啊?”

“呃……”

刚才还在蹦哒的三个人原地石化。

“哼,没关系不拉砸们!我们会代替你们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的,因为我可是温柔的kara  boy!!”空松推了下墨镜,张开双臂让不知从哪飞出来的鸽子从他身后掠过……

“切,该死的。”一松暗骂一句,召唤出好几只野猫把那些鸽子吃了个干净。

“嘛,这样的话小松哥哥你们还是乖乖看家吧!”轻松双手抱怀,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她们不能去的事实。

十四松呆在原地用袖子捂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松却是最不干的那个“唉!!只有你们三个可以去是不是太狡猾了!!狡猾狡猾狡猾狡猾狡猾狡猾狡猾狡猾……”

轻松默默的堵住耳朵“别在地上打滚啊!吵到邻居怎么办!?”

“那就这样,明天我们去相亲,哥哥们就在家里等我们回来好了,回来会给你们带点心的。”椴松摆弄着手机,心理暗想,反正只有两个人,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点心!”

“十四松!不要被点心收买啊!”小松朝十四松说。

“啃老族们!谁来帮妈妈准备一下晚饭?”

“OK,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我们出去吧?”空松回头望向轻松和椴松。

就这样,房间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现在怎么办?”一松回到角落里,抱着一只猫问到。

“是啊……怎么办呢?”小松思考了一下,然后笑道“那就给他们一个最好的相亲会!!”

(未完待续)






我是真的很心疼厂长,他那么爱自己的女儿。

所以……在玩厂长的时候我故意放了这个园丁,而且她还知道我的心意!!(不像上回有个机械师,带她去找地窖,找一回跑一回,最后只能把她放椅子上(≖_≖ ))

然后是漫长的帮她找地窖,一步三回头,还看着她有没有走丢,过一会儿就自己跟上来了,超乖巧(ˊ˘ˋ*)♡

图一是看着小园丁修电机(还是我帮她找的……因为没找到地窖)

图二是目送着她离开 。

现在玩游戏有两个原则,把最后那个剩下的孩子放走(偏向女生)

不过如果不懂我的意思,就只能放椅子上啦~╮( •́ω•̀ )╭

◆◆◆

“即使我成了这幅样子,我还是爱着你,我的女儿。”

“我无法离开这里,所以我只能这样帮你了。”

最近沉迷于第五人格无法自拔。

在一次逃出去后回去观战,然后————

这个大哥竟然在偷偷跟着监管者!监管者还没发现!最后他还在监管者眼皮子底下溜了出去!

佩服佩服。

啊,欢迎来找我玩,谁都可以,我ID——G飞尘,(因为还没玩多久,所以很菜,希望多多包涵)